西歌

過去を葬る

【2017王样生贺 l 海暗 】Inception

#2017.06.04交换脑洞活动

抽到 @秒年岛-相对论 的脑洞:想看社长在太空站等金字塔拼好(等着见王)的6小时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虽然跟秒秒的想法不太一样但是没有被嫌弃真的太好了(泪奔)


有没有get到暗线的小伙伴>wO猜到的可以找我点梗!提示是标题(比心)


[海暗]Inception

 

梦是虚假的。

 

海马集团倾力建造的太空工作站里,机械臂正飞速移动着将数枚形态奇异的金属碎片逐渐还原成它们原本应有的形态。凭借着远超人脑所能负荷的计算能力,AI系统已经作出了判断,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内,千年积木将得以在这摆脱了重力的宇宙空间中复生。

主导这一切的人却只是沉默地凝视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荷鲁斯之眼,来自古代文明的金色图纹映刻在海马濑人天蓝色的眼里,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无声地指责他亵渎了王的安息。

那又怎么样?海马对这一闪而过的念头不屑一顾:我连那家伙的金字塔都挖了。

作为一名坚定的科学主义者,海马并不相信什么因果,但如果法老王有什么报应要亲自算到他头上来,那倒是再好不过了。

机械臂的工作速度逐渐提升,海马敲了敲手边的电子屏幕,身后的地板上应声浮起一架操作舱。海马集团的社长会在这里等待6个小时的作业结束,然后领取他的奖励,但显然不是站着等。开发新的决斗系统和决斗盘花费了海马相当多的精力,在积木完成之前,他决定强制自己休息片刻,以便能够用最完美的状态去面对那个他等待了许久的人。

 

“海马,是你赢了。”

亚图姆站在决斗场的另一端,少年王者的声音沉静而清澈。令人难以评价的发型也好,即使身处劣势也毫不退缩的态度也好,那双将他暴怒而无力的颓败一览无余的紫色眼睛也好,AI影像已经能够完美还原出已逝者的姿态,可海马依旧感觉不到一丝满足。

系统判定海马获得了对战胜利,虚拟的画面在对决结束后便消失,周围依旧是海马所熟悉的对战研发室,还有一众簇拥着祝贺他的工作人员。尽管他必须承认,AI程序非常完美,但那也不能和真正的“武藤游戏”相提并论,那中间差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的东西。所以绕了一个圈子,最后还是得去埃及把那个奇怪的积木挖出来才能继续他和王的战斗吗?海马社长不喜欢做无用功,他攥坏了助手递来的水瓶,吓得一屋子男女老少鸦雀无声。

 

还好木马从埃及带来了好消息,他们在十几米深的地下找到了破碎的积木。只要找到了就好,搞定那个神器的方法海马早就准备好了。

于是海马登上了青眼白龙外形的喷气机。

“立刻前往木马发来的坐标点,”他甩了个悬浮的显示屏给飞行员,然后仰靠在座椅里闭上了眼,“抵达前3分钟时叫醒我。”

 

“我……我很抱歉,海马君。”

武藤游戏正在一脸无奈地向他道歉。这个游戏说,亚图姆——就是法老王,他们在一个什么黑暗RPG里找回了王的名字——那个让海马头疼的“另一个游戏”。

“……到冥界去了。”

冥界是什么玩意?他们又从哪儿搞出来的像多玛那样不知所谓的怪事么。

海马不耐烦地打断了游戏的话。

“所以呢?”

如果那家伙很快回来,他也许还能够耐心等一阵,顺便再调整下和青眼搭配的卡组,如果那家伙短时间回不来,那也无所谓,他可不会让亚图姆逍遥太久。决斗王的称号还寄存在那家伙手上,海马发誓会亲自将它夺回。

“不,海马君。亚图姆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他去了自己应该去的地方……”游戏难得皱起了眉,似乎斟酌了一下措辞,“大概……不会再回来了。”

海马花了点时间消化了这句话的意思。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内脏像是被搅在一起,混着冰冷的血液灌进心脏再轰然炸裂。他下意识地攥紧了上一刻还在手中把玩的卡组,让纸制品锋利的边缘切入皮肤带来的痛楚和“亚图姆不会再回来”这个结论反复撕扯。

 

“你在做什么?”

亚图姆问他。

棕发的少年跪坐在漆黑的房间里,从地板上拿起两块碎片,笨拙地尝试着拼接在一起。

“我在拼图,”少年温顺地说,“这是我的心。”

而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似乎并不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不规矩地披着校服的少年在他身边蹲下,似乎有些好笑地问他:“可是这明明是我的心啊。”

少年睁大了眼睛,他再次低头确认的时候,传统的纸板拼图已经变成了一堆奇形怪状的金属碎片,从他褐色的掌心里跌落在染血的沙漠之中。

侵袭大地与天空的黑暗散去,黄昏的光芒垂怜着劫后余生的国度,穿透了被冠以落日神名之人的身体,最终刺入神官的眼中。

少年的法老王向他微笑着。

“赛特,下次再一起玩吧。”

 

他下意识地,向着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身影伸出手。

古埃及的沙土之下,少年的房间碎裂崩塌。

少年的房间之外,隐约传来游戏和海马的谈话。

两人的谈话逐渐被喷气机的声音所掩盖,驾驶员却递来一块显示着“Error”的电子屏幕。

尖锐的报警声取代了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海马从梦中醒来。

倒金字塔形的千年积木已近完成,吵醒他的是机械程序不断重复着拼装作业已暂停的语音。他简短地听取了系统的报告,得知拼图缺少了两块——八成是被那个半路杀出来捣乱的蓝神拿走了。

海马并不记得睡着的时候梦到了什么,即使是自己,多余的事情也从来不在考虑范围内,更何况现下他对到哪里去找剩下的两片拼图更感兴趣。他从悬浮台上取下了那个不完整的千年积木,转身向太空站的出口走去。

如果这条路的尽头是通往和王再次相遇的未来,那么海马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而梦是诚实的。

 

 

<end>


评论(12)
热度(31)

© 西歌 | Powered by LOFTER